大学老师“非升即走”,科学吗?

 

7月,清华大学新一批教师续任、解聘工作已经完成。校方大概没有预料到,方艳华老师的转岗和闫浩老师的离开会引发学生热议。校方还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毕业生、共计50多封4万余字的请愿书,希望将方老师这位“因全身心投入课堂教学导致科研成果不足”的讲师留在教学岗位。

 

“非升即走”,这项正在越来越多重点高校推行的人事制度改革,引发极大关注。有意思的是,来自大学的声音与坊间的质疑,有着很大差别:前者,维护“非升即走”的合理性,认为有利于打造一支高素质的师资团队;后者,又一次对研究型大学“重科研轻教学”现象予以指责。

    

“非升即走”从国外移植到中国大学,能否很好地生存,需要回答三个问题——

    

教学科研孰重孰轻

    

教学与科研同样重要,两者相辅相成,教书育人是教师的天职,这是常见的台面话。但事实上,在研究型大学,科研成果给老师给来的“实惠”,远超过教学:老师的职称评定、职位升迁,科研成果起决定性作用。而且,科研有论文、专利、课题、经费等硬指标;教学,没有升学率之类的“紧箍咒”,课上得好不好也没有统一标准。

    

大学老师的最高境界是成为“四栖动物”,教学、研究、社会服务、国际学术样样拿得起。有学者这样概括:就是教学要镇得住课堂,科研要上得了杂志,咨询要hold得住领导,国际会议要作得了报告。不过,达到此境界的教师属凤毛麟角,大多数人精力、能力有限,只能专注于某一两“栖”,当然倾向于更实惠的科研。

    

“非升即走”制度的设置,本意是打破大学教师的“铁饭碗”,实行末位淘汰,让人才流动起来。大学里,的确不乏混日子的老师。有一些博导抱怨:“女博士越来越多了,一些女博士科研动力并不足,最大的愿望是留校、工作稳定、嫁个好老公、生孩子,在大学‘保险箱’里安安稳稳过日子。”当然,男博士、男教师中也有一些甘于平庸的。

 

打破“铁饭碗”是必需,但倘若因此把教学领域的优秀者赶走了,恐怕违背了改革的初衷吧。

 

学生评价靠得住吗

   

有种观点认为,学生对教学的评价,不能太当回事儿。老师上课多讲些笑话、段子,态度和蔼可亲,评分时都给“A”,学生就会喜欢;反之,老师讲课讲得好,但是比较严肃、严格,学生就不喜欢,不会给老师打高分。

    

真是这样吗?简直太小看我们的大学生了。对教师的评价,学生心中自有标尺。许多学校开展“我心目中的好老师”评比,结果显示这杆标尺还是公允的。

 

再说,清华之类的名校,本科生都是千里挑一的学生,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对事物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。哪个老师上课仅仅是“插科打诨”,没多少真材实料;哪个老师科研虽然出色,但教学不用心,上课心猿意马;哪个老师虽然教职不高,但上课很精心,能让学生收益良多,即便严格也是为了学生好……这些,学生心里透亮着呢。

    

一位教师,当她因为“非升即走”的制度被淘汰,那么多学生为其鸣不平,甚至毕业了的学子也写请愿书,希望能把她留在教学岗位,这已经是学生对老师的最高评价了。

    

无论是研究型大学,还是教学型大学,学校在对教师进行考核评价时,学生的评价应占相当权重。否则,就会造成这样的局面:教师为了自身前程,一心搞科研;花多少功夫来给学生上课,完全“凭良心”。

    

到底谁该走和转

   

“非升即走”,大的方向并无不妥。但是,怎么“升”,不应只有科研一条道。

    

大学里,科研型人才、教学型人才、实验室里的教辅人才、行政管理人才,都应该有“升”的通道。关键是如何按照学校的定位和发展目标,设计好各类通道,健全考核评价体系。

    

要避免大学教师一本教材讲几十年,不思进取,高校也有考核办法。除了学生评价外,教师在教学领域是否著书立说,是否参与新教材编写,是否参与或领衔教学方面的课题研究,都可作为考核指标。

    

研究型大学里,哪些人该“走”或是“转”?那些科研平平、教学也不用心的教师,应该走。毕竟,研究型大学是人才高地,不是凭借一个博士学位就可以混一辈子的地方;而那些科研出色,但教学被学生“差评”的教师,应该转岗,他们不能被称之为教授,更适合当研究员。

 

(注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李宝花  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

来源地址:/a/893965.html



今日推荐

Contact ME